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飞雪无痕的博客

宠辱不惊,看庭前花开花落;去留无意,望天上云卷云舒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挥之不去的记忆(二、缘)  

2016-04-07 14:37:40|  分类: 挥之不去的记忆(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(二)缘

生活依旧继续,飞雪继续做着快活的老师,与孩子们朝夕相处,下班时与同事骑着永久牌的无梁自行车,嘻嘻哈哈的走在乡间的柏油马路上,日子一天天过着。
      突然有一天,亲戚上门来提亲打乱了往日的平静。这让生活在现代社会的知识女性特别的反感,仿佛一下子又回到了解放前。所以被飞雪一口回绝了。就这样,象单身贵族一样,初出茅庐的她又天真的过了一年。转眼间,98年到了,飞雪毕业已经整1年了。
      一天,飞雪下班后回到家,父亲又提起了提亲的事,爷爷也在一边叨咕:“看一眼吧!都22了,象你这么大,在农村没工作的女子早就结婚生子了,现在孩子都满街跑了……”她听的头都大了,就随口说:“好吧,好吧,看看。免得我在家里你们看着不顺眼。”就这样,这个周末,飞雪要去相亲了。
      星期四,飞雪接到消息说要到信用社去相亲。下班后,推着自行车独自走在那条通往信用社的路上,不足200米的路途今天走起来好沉重,心里有些许不安、些许胆颤,好想这条路再长些、再长……走上二楼,她的心象奔驰的小鹿一样,都要穿破胸膛跳出来了。两位介绍人坐在沙发上,看我来了,告诉她说:“男孩叫寒江。去平山培训三天,今天回来,马上就到了。这个男孩非常优秀,无论在单位还是在家,做什么象什么,特别有样。人也本分,会来事,还特别干净……”虽然说了一大堆好话来介绍这个男孩,但飞雪一句也没听清。只感觉此时的时间好象停滞了一样,地球也好似停止了转动。这时,门响了,传来了越来越近的脚步声。莫大的办公室突然变的安静下来,我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:咚、咚、咚咚。“回来了”,介绍人打着招呼。随之,进来一个青年。飞雪不敢抬头看他的脸,但自己的脸却涨的通红。只知道男孩的声音很特别,永远不会忘记。寒暄了几句后,就去楼下的饭店去吃饭了。在饭桌上,她仍不敢正视寒江的脸。满桌的饭菜不象从前那样美味。但满耳充溢着的都是寒江的说话声、笑声,让飞雪感觉寒江是个热情、自信而又有朝气的青年。也许是上天的安排,这个青年就是一年前那个为我开门指路的人。
      晚饭后,寒江很自然的承担了送飞雪回家的任务。两个人推着自行车走在乡间的柏油马路上,车子由寒江推着,并让她走在他的右边,说这样比较安全。这让飞雪多了一丝暖意。说也奇怪,原本在她平时上下班时感觉那么漫长的小路,今天似乎变得不在遥远。很近,很短。他们之间的话题也由开始的以为一答变得丰富、轻松。偶尔还会传来飞雪不知觉得清脆爽朗的笑声。两个人的心也因这条漆黑的小路而拉近了彼此的距离。飞雪紧张的心情也渐渐放松。当然,心底的防线也便自动打开了。终于敢太起头接着月光开寒江的脸,偶尔与对方有眼神的碰撞,心里顿时嘣嘣地跳个不停!但飞雪看清了寒江个子不是很高大,长的也不潇洒,但莫名的熟识,似乎前世结缘。而且看起来越发感觉亲切、值得信赖。
      很快,飞雪到家了。在家的门口看了一眼寒江,心里似乎有些许依恋。奇怪,虽然只有一天的交往。她刚要转身离去,突听背后传来了寒江的声音:“怎么?就这样让我回去啊?”飞雪会心的一笑,说:“看你这么可怜,也不能让你走回去呀!大黑的天!行啊,把我的车子骑回去吧!”然后转过身快速的走进屋。但在转身的刹那,嘴角边泛起不曾有过的甜甜的微笑。
      这一天是1998年的9月24日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